流浪诗人

关于我

在颠沛流离里写着文字,无论世界怎样变化,我们一直都在。这是最最美好的一件事。

我还有一个比较文艺的笔名:
西城花下里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在一条漫长的路上,

你握着拳头望向远方,

已经忘记为何出发,

也不知该往何处。




是在黑夜里等太阳升起,

还是在迷途里等待指引?

每当夜幕降临,

你都想要找到最亮的那颗星。




未曾丢掉透明的心,

找不到痛哭的原因,

寻寻觅觅总是怜惜,

躲藏的心里住着精灵。




苦苦找寻指引的光,

打开窗,

被阳光撞个满怀

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(总觉得对青春不够珍惜,可是无悔,终究只有一次)

午后的街巷空空荡荡;

只有光影在相互躲藏,

十七八岁的模样,

白衬衫和球鞋已经褪去鲜亮。


岁月融成奶油流淌;

在不经意仰望天空的瞬间;

顺着手里的雪糕棒,

和过往一并殉葬。


边城诗社:

文/流浪诗人

会不会,

有一个人从你面前走过,

让你感觉整个青春刹那间消弭殆尽。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汗水从脸庞滑落,

一如你满脸泪水的凝望着我;

或许,

你的到来终结了我,

终结了我安分守己的生活;

那一年的夏天,

我是一个不回家的人,

那一年的我,

将青春不羁地度过;

现在的我,已经无法回想当时的心境,

只知道,只有青春的荒唐,

才能将人心蚀刻的如此斑驳;

不甘,却从未后悔,

那一年,为你荒唐过。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街角下起雨的那天,

你拎着裙角从我面前跑过;


你并不知道,从此以后,

我开始厌恶晴天;


你并不知道,从此以后,

我时常站在街角抽烟;


你并不知道,那个时候,

我只想为你撑一次伞;


长大以后,我才明白,

那,不仅仅是喜欢。

边城诗社:

文/卫瑾铖

流星天上飘,

飘来飘去过,

好像彩虹飘,

好像天鹅飞,

流星很漂亮,

你看的是流星,

流星尾巴像彩虹,

飘来飘去落到地,

谁看就知道是流星。

(晚上我给她讲了一个流星的百科知识,自己随口就来了那么一首,猝不及防,发出来给大家看着乐呵乐呵)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只有在更新的日子里,

我们才会相遇,

像久别重逢的老友,

一起品味人生、分享快乐。

 

只是恰好在这个年月里遇见,

便不愿再分离,

点了关注留了评论,

只希望你能看到,

人海茫茫只是相遇,

不忍去想,

或许哪天你就悄无声息,

或许哪天我就杳无音信,

或许哪天再也无法相见,

或许哪天,

我们忘记了彼此的ID。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人生,总有坎坷要过,

在措手不及的时间里,

想要大声和过往生活告别,

狠狠地翻过去那一页。


那么,请帮我,

吻别时光。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(流浪诗人)

TAG:老故事

从前有座山,

山上有座庙,

庙里的我因为你做了和尚。

 

TAG:夕阳

你背对着我看夕阳,

你说夕阳好美,

我说好美,我说的是你

 

TAG:情诗

你埋怨我从不给你写情诗,

我沮丧地拿着写诗的本子给你看,

自从遇见你,我诗的每一行都是你

 

TAG:

那一年你二十三,

离家弃友一心扑向我,

现在你二十八,剪掉一头长发为我洗衣端茶。

标签:徐州

© 流浪诗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